百度知道今晚两码中特|战神天书两码中特|

梨树风波

在线投稿  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新闻热线:0911-7113713
时间:2019-01-24 12:29:09   来源:子长新闻网    点击数:
手机网:http://3g.sx0911.com

六月的太阳,似炉火般将整个陕北高原炙烤的发烫。

吉普车载着我们,一路喘着粗气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颠簸着。我的心里颇为不满,可还是跟几个同事在这大热天乘坐破旧吉普车去出警。

出了镇不到一公里,便全是黄土路了,因久旱未雨,加之农用三轮车的碾压,吉普车几乎在土雾中行进。

“要是能下点雨该多好啊。”驾驶员抹了一把?#39134;?#30340;汗说。

人,总是向往美好的。

摇晃了近半个小时,总算到了事发地,还没等车停稳我便迫不及待地跳下车,可车外仍是土气冲天,一瞬间浑身便占满了尘土,头发上,还有睫毛上,灰蒙蒙一片。

一辆推土机横在路中央,驾驶室内没有人,推土机左侧有个比机身还高的土堆,土堆上有一棵梨树,梨树根粗叶茂,大?#21152;?#21313;几年树龄。土堆被拦腰隔断,虽然并没有栅栏之类的东西挡着,但中间的通道应该算是那家人的大门吧。

在推土机的?#21592;?#24182;未见人,倒是在离推土机三十来米远的一棵大槐树下,围着一群人,还有一些妇女小孩。

 我跟同?#26053;?#24452;直朝人群走去,天气炎热满头大汗,加之中午又有瞌睡之意,各种不快都写在了脸上,一脸严肃且恼火地问:“是谁报的警?”

话音刚落,孩子们便用惊慌的眼神看着我们,很快便作鸟兽散,他们跑得很快,好像警察对他们有很大的震慑力。

这时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上前来。

“是我报的警。”边说边从裤?#36947;?#25487;出烟,没?#20154;?#25277;出一支,我便摆手,示意我们不抽烟。

他见状便把烟装进裤兜,开始诉说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原来推土机给村里修路,路过梨树主人家门口时,机顶将梨树?#21494;闲?#25351;粗细的一枝,被主?#20284;?#23376;发现,她便一屁股坐到铲车的铲刀上,任谁说都没有下?#31895;?#24847;,还不停撒泼,阻止了修路的进度,实在没办法劝说,又不好采取强硬手段,村民出于无奈只好报警。

听后我跟同?#26053;?#37117;很惊讶,互相看了一眼,没想到这种无厘头的事情?#19981;?#21457;生纠纷,而且到了报警的地?#20581;?/p>

村主任及其他几名村上负责人也来了,带我们一起来到推土机旁。这时我才看见,在紧贴地面的推土机铲刀里,坐着一名妇女,左右各坐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孩,小孩都光着身子,头发散乱,一层土浮在头发上。那妇女嘴里还骂骂咧咧,?#27490;?#30528;?#28895;?#30340;话语。看到有警察来,她并没有站起身来,还更加撒泼地吼着:“天王老子来都不行!”

 眼前的场景让我顿时觉得可气又可笑,?#28304;?#36825;种农村妇女,更要?#36947;?#35828;据,循循善诱。于是我便问她:“这两个孩子是你家的?”

妇女理都没理我说话,只是伸手将两个小孩朝?#32422;?#24576;里揽了一把。

 “你咋带着孩子坐在铲刀里?很不安全,赶紧带孩子出来!”我稳了稳?#32422;?#30340;情绪,厉声喝道。

 “不行!村主任仗?#30772;?#20154;!”妇女忽然把话语瞄头对准了村主任,感觉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。

“谁仗?#30772;?#20154;了?我怎么欺负你了……”还没等我再问,村主任便?#28216;?#36523;后挤到前面,怒气冲天地叫喊着,好像也受很大的委屈似的。

“有本事你打我啊……”不料这名妇女也不甘示弱,雀?#24452;?#36215;,一把抱住村主任的裤腿,两人便撕扯到一起。

 我和同?#26053;?#36214;紧上前阻止,喝口水的功夫,便将二人分开了。只见村主?#38395;?#22836;垢面,衣衫不整,而这名妇女也衣衫凌乱,裤子被撕扯破了,一直从裤角顺着裤缝扯到裤裆。

这名妇女顿时平躺在地上,闭上眼,一言不发了。两个光着身子的孩子?#21653;?#22320;爬到妇女的身上,轻轻一拉已经撕扯开的上衣,各自寻找乳头吮吸着,眼睛还不时看一下人群。众人见此情景,都自发地走开了,我们也跟着人群走到一边。我边走边琢磨:这名妇女估计靠?#36947;?#26159;无济于事了,只能从妇女的丈夫找突破口。刚准备问她丈夫的情况,就听见人群中喊道:“光成回来了!”

原来光成就是这名妇女的丈夫,据村民讲,光?#21892;?#26102;在家里没有话语权,这名妇女才是里外一把手,结婚到现在,光成一直扮演着服从的角色。但即使这样,他们夫妻二人之间很少有矛盾,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。

光成一来,看到?#32422;?#32769;婆睡倒在地上,袒胸?#24230;?#27627;无形象,两个孩子像羊羔羔一样吮吸着母乳,他赶紧上前拉了一把老婆的?#36335;?#25226;胸?#21543;?#24494;遮拦了一下,然后转身走到人群中,愤怒地问道:“谁打了我老婆?是谁打了我老婆?给我站出来……”

这时候人群?#24515;?#19968;言我一语开?#20960;?#20809;成讲事情的原委,光成听后这才冷静了下来,村主任顺势给光成递了一根烟,并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。

看到光成情绪稳定下来,我便上前劝解道:“你?#28909;?#21149;老婆,不管怎么样先站起来回?#19968;?#20010;?#36335;?#34915;不蔽体,就不怕人家笑话……”

只见光成狠吸了一口烟,迟疑?#20284;?#21051;,站起来没看我们,径直朝推土机走去。

约摸十来?#31181;?#30340;时间,看到光成老婆在光成的劝说下坐起来了,我们便赶紧走过去调解。只见光成在老婆?#21592;?#36466;着,而他老婆坐起来后?#32422;?#25972;理了一下?#36335;?#20294;是她只穿了一个背心,又?#25377;?#20083;期,两个乳房很是明显地肿胀着。

“你?#34892;?#29748;吧?”我也蹲在她?#21592;擼?#31245;微空出一点距离,很和气地问她。

那妇女点点头,两只眼睛不是那么清澈,但还是直盯着我,好像很诧异我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。

“事情?#28909;?#21457;生了,那我们就得想最好的办法去解决……”我开始劝导调解。“听你们村主任?#30340;?#24456;能干,吃苦耐?#20572;?#37051;里邻居又很和睦,而且你还帮助光成把家治理的有条不紊,看你这对双胞胎多可爱……有什么你就说出来,这么多人都向着你,肯定能帮你解决。”我好像?#20056;?#26465;例守则一般很流利地对小琴说着,而小琴听到这么多赞美她的话,心里明显放?#19978;?#26469;,好像有了“和谈”的意向。

 “村主任他仗?#30772;?#20154;!”我话音刚落,小琴便用手指着村主任说道,但语气已经缓?#22303;?#19981;少。

我赶紧顺?#36139;?#35328;,说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修路是村上的大事,路修好了大?#21494;挤?#20415;,村主?#25105;?#26159;给大家做好事。现在推土机碰掉你家梨树这么细一枝梨树枝,又不是?#23460;?#30340;,所以你要理解。”说着我还伸出右?#20013;?#25351;给她比划了一下。

可没想到的是,小琴忽地站起来,刚刚整理的?#36335;?#21448;自然地垂下来,两只乳房似乎又要袒露出来的样子,她也不管不顾,把右?#20013;?#25351;伸出来,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嚷道:“这么细的梨树枝也是我家树上的啊!这么细它也可以结梨啊!梨熟了我的孩子就能吃啊!梨树好端?#35828;乇还?#25481;一枝,我怎么能不闹腾?如果你的手指无意中也被人割破,你敢?#30340;?#19981;疼?”

我顿?#21271;?#30524;前的小琴说得哑口无言,这是什么逻辑?明明是在处理梨树枝的问题,怎么会牵扯到我的手指?我几乎被她这番辩解气得笑出声来。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我忍着想发火的情绪严肃地问她。

“梨树枝从哪儿挂下来的就安到哪儿好了,我是为吃梨,又不是为挡路,其他什么都不要,就这么办!”小琴狠狠地丢下一句话,两只手拉了一下胸前的?#36335;?#21448;坐到发烫的土堆里。

这可怎么办好?刚以为这件事处理的有点缝隙,有点希望,可这下又好像回到原点了。我看了看?#21592;?#30340;光成,示意让他过去劝劝小琴,光成明白了我的意思,刚要站起准备走过去劝说,小琴便朝着光成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大声斥责:“这里没你的事,一边去!”

光成看了看小琴,又看了看我,继续蹲在原地,埋头一言不发了。

百闻不如一见,光成果然是怕老婆的主。

“梨树枝已经挂下来了,就没有听过再复原的可能,谁要是真的有本事能把它重新复原到梨树上,我还真?#22836;?#20102;……”我也赌气地对着小琴说。

 “村主任有本事,他能行!”我的话音还未落,小琴?#36139;?#27809;瞧我一眼就插话了。

我顿时哑了,顿时觉得小琴跟村主任肯定有什么疙瘩没解开,致使小琴总是抓着村主任不放,看?#21019;?#29702;这件事的办法,并不是像小琴说得那样把梨树枝复原,而是村主任的问题。于是我就找村主任问缘由,村主?#25105;?#22909;像明白了点什么,就一五一十地说起了事情的开头。

原来,推土机工作到小琴家门口的时候,不小心把梨树枝?#21494;?#20102;,小琴看到了便和推土机驾驶员理论,大体意思是小心一点,不要把梨树再挂倒了,结果村主?#25105;?#20026;小琴是在为难修路,觉得这是给全村人造福,不小心?#21494;?#26792;树枝,并无什么大碍,于是?#25237;?#23567;琴说出“不就?#21494;?#20102;梨树枝吗?#28900;?#26159;把整棵梨树连根刨起,你能怎么样”的话语。小琴听到后就生气了,认为不仅仅是梨树枝的问题,而是村主任简直就是小瞧了?#32422;海?#26681;?#20037;?#26377;把?#32422;?#21644;光成放在眼里,所?#36291;?#24102;着两个小孩,一屁股做到铲刀里。

解铃还需系铃人。原来小琴只是要村主任给?#32422;?#20026;刚才说的话道歉而已。

我赶紧拉过村主任,趴在他耳朵上对他小声说让他去给小琴道个歉之类的话,可村主任听后感觉?#32422;?#24456;委屈,不仅挡了半天的修路进度,还让小琴抱住?#32422;?#30340;?#20154;?#25199;了一回。

“我才不给她道?#31119;?rdquo;村主任似乎放不?#26053;?#23376;,朝我?#27490;?#30528;。

“为什么?#30475;?#20027;任就应该起表?#39318;?#29992;。”我厉声斥责道。

村主任看见我发火了,才凑上前跟我解?#20572;?#21407;来他认为如果?#32422;?#36947;?#31119;?#20174;此以后?#32422;?#30340;威严便会村中尽失,以后在工作中,村民肯定会不服从管理,工作便很难开展。

“主任,这个担心是多余的。如果你去道?#31119;?#22909;处至少有二,其一就是这个事情平息了,再就是更显你的大度,村里人更会尊重你。”我明白了村主任的意思,便苦口婆心地给他说着。

村里的其他负责人和一些村民听我这么一说,都不约而同地顺着我的意思劝解村主任,一边说一边还把村主任推搡到小琴的?#21592;擼?#31034;意让他道?#31119;?#20102;结此事。

村主任可能觉得道歉是解决事情的唯一办法,便硬着头皮对小琴说:“光成家婆姨,这个事是我不对。”村主任边说边点了一支烟,然后又掏出一支烟递给光成。“推土机给咱们村里修路,不小心?#21494;?#26792;树枝,我不但没有劝说推土机驾驶员小心一点,还对你嚷嚷,是我不对,这点小事还惊动了警察。你一直是个明事理的人,我总以为你大人大量,不会?#24179;?#25105;说的那些笨话,是我不对,你就不要生气了……”没想到村主任这么能说会道。

村主任在小琴?#21592;?#35828;着,其他村民还做帮腔,几个妇女走到小琴跟前,把她扶起来,还帮她整理?#36335;?#25293;灰尘。光成见状也劝解?#32422;?#30340;婆姨。

看到如此情景,我觉得这件事总算有点解决的眉目了,心中如释重负。

 “光成,你先把孩子带回去。”小琴一边搂拦?#32422;?#30340;?#36335;?#19968;边对光成说,光成听后赶紧站起来,把两个昏昏欲睡的孩子左右胳膊各夹一个带回家里去了。边走还不时地回头向小琴喊到:“你也赶紧回来,哄孩子吃奶睡觉……”小琴不?#22836;车?#28857;点头。

事情总算是解决了,小琴也被周围那几个妇女说得脸上绽开了笑容。我也乘机而上,对小琴笑着说道:“修路是咱们全村人的大事,这是好事啊!你看看,咱们村现在的条件也越来越好了,等路修好了,你家也买台三轮车,光成就能跑生意,赚大钱了!再说哩,路修通了,你孩子长大,娶媳妇都容易……”

听我这么一说,大伙都笑?#20284;?#26469;,小琴也笑出了声。

“就是有了三轮车,我们家光成也不会开啊!”小琴笑着说着,弯腰将地上那支折断的梨树枝捡起来,丢给跑过来看热闹的一只小羊羔。

“这个简单,学几天就会了,现在社会好了,咱们农民购买机?#25285;?#25919;府还有补贴呢!”村主任吸了一口烟,吐了个烟圈,也笑声载道地说。

小琴眼神镇定,望着远处的山,?#20102;?#20102;一会儿,?#36335;?#22312;构想光成驾驶着新买的三轮车出门挣钱的场景。忽然她?#32422;?#21671;开嘴笑了,然回过头来对大家说:“都散了,都散了,修路吧,我的这点事是小事,不能影响全村修路。”?#32422;?#36824;一边做手势一边朝家的方向走着。

 “小琴,快回?#19968;?#26465;裤子,你都快走光了。”人群中,小琴的二嫂突然喊了一句。

众人哈哈大笑,小琴红着脸往家里跑去,那条破裤腿,滑稽地前后扫着。她一边跑一边回头笑着朝她二嫂喊道:“你这个挨千刀的,就你话多……”

人群中顿时又响起了一片欢笑声,小孩子们都笑?#20204;?#20463;后仰,?#22303;?#26449;主?#25105;?#31505;得弯腰捧腹了。

进入论坛 来源:子长新闻网  作者?#21898;?#29641;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子长唢呐
下一篇:追寻红色岁月的历史印记

返回首页

About ZiChang  -  关于子长  -  网站简介  -  联系方法  -  招聘信息  -  客户服务  -  相关法律

百度知道今晚两码中特
星空游戏大厅下载 河北时时彩qq群是骗局 万能麻将作弊器最新版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晚 蜀山传奇手游怎么赚钱 海南飞鱼游戏 3g香港赛马会 安徽快3预测一定牛 河北11选5开奖号码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60投注